温州翔宇中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名师在线 > 志文有约 >
相信是一种力量
时间: 2016-11-08 08:52 | 来源: 新闻中心 | 作者: 念文 | 责任编辑: 蒋念文 | 点击:

新教育团队建设的目标——致力于民族教育的振兴与发展;致力于团队目标达成的最大化;致力于资助者意愿的充分实现;致力于共同体成员的一道成长。

 

世界上任何一个由组织体系组成的集体,它的生命力都是有限的。要想使集体拥有无限生命力,我们必须在组织体系之上,建立另一个体系:这,就是文化。文化是一种精神期待。它虽是无形的,但也是无限的,它超越时间和地域,超越制度和规范,超越个人和团体。新教育团队文化,是新教育共同体全体成员共享并传承给新成员的一套共同愿景、价值观和使命。它代表了团队中被广泛接受的思维方式、道德观念和行为准则。

 

新教育团队文化反映了一种提升民族教育的理想追求,一种NGO的生存哲学和一种不断超越的生命态度。

 

新教育团队成员应该具备的核心品格:乐于分享,善于沟通,服膺真理,勇于承担,敢于创新。

 

作为NGO组织的新教育团队,其基本生存方式——以理想汇聚人才,以服务践履使命,以创造提升价值,以实绩赢得支持。

 

项目的简单堆砌不是新教育:新教育更是整体的,整合的,有机的,不是零散的,割裂的。

 

新教育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的,是一种积累性超越,不能朝秦暮楚,飘忽不定,或者不断的另起炉灶。

 

新教育是一份理想,新教育是一场运动,新教育更是一项行动。新教育不能只有理念,需要实践和操作;更重要的是不能埋头在专注于过程的时候,忘记了我们的目标。“五大理念”比“十大行动”更重要。

 

“行动,就有收获”。世界上没有所谓太迟了的事情,只有今天不去做,那才是真正的太迟了。每一位实验者,每一所实验学校,每一个新教育人,都要做到:不等、不靠、不要!我们是一群变革教育的人。没有困难的改革是没有的。“勇士的伤口在胸前,逃兵的伤口在后背,改革者前胸和后背都有伤口。”克服困难,推进改革,将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。

 

有时候需要我们先投入战斗,再考虑胜负。因为,立即投入未必取胜,但不立即投入,肯定失败。迈克·富兰说:“变革是一项旅程,而不是一张蓝图。”“路线和目的地必须通过旅程自身找出。”新教育的变革和探索,“应是向未知方向挺进的旅程,随时都有可能发现意外的通道和美丽的图景。”

 

既然找对了路,就不要怕路远!坚信:没有比人更高的山,没有比脚更长的路。

 

新教育的基本理念是新教育的魂,是新教育实验的基本方向。如果远离这些,我们就会在一些技术细节上争论不休,就会在实践中迷失方向。因为:方向比方法更重要。

 

新教育的诞生无疑与旧教育相关,那是我们很多人在诟病着的却又无力改变的教育。新教育是为修正和改变旧教育的错误、缺陷和落后而生的。假如旧的教育没有问题,健康、蓬勃,令人满意,并高效地塑造着幸福的人、文明的人、创造的人、推动社会进步的人,那么,新教育就没必要诞生,也不可能诞生。

 

新教育首先是一个孩子,一个需要成长和完善的孩子。新教育在被鼓励、被期待、被传播、被弘扬的过程中,同样经历着被置疑、被批评、甚至被贬低、被谩骂。然而,每一个新教育人都应该对这一切心怀感激,因为,它使新教育变得更加成熟。

 

向别人传递、传播幸福,我们自身在实践新教育的过程,首先要找到幸福。这是弘扬新教育的最好的途径和方法。新教育实验不是书斋里的学术科研,也不仅仅是教师个体的自由探索。新教育实验是有目的的行动研究,是很多人合力改变中国教育现实弊端的群体行为。所以,在彼此的信任和合作中,是一个人领着一群人,少数人带动多数人去干事业。影响可以影响的人,改变可以改变的人,接纳可以接纳的人,我们会更有力量。

 

幸福是一种追求,更是一种状态。“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”,这是新教育实验的宗旨。要让实验老师和学生在实验过程中,感觉到自己是生命叙事的主体,感觉到生命的丰盈和价值。幸福是一种状态,也是一种体验,而这种状态和体验,不仅仅是深藏于个人内心的私密感觉,还要能够在相互合作、相互交流、相互理解、相互宽容中彼此表达、洋溢、辐射、放大。要让每一个新教育人体验并感受到教育的幸福和完整,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

秉持全面、和谐、可持续的教育质量观。“改变教师的行走方式,改变学生的生存状态,改变教育的科研范式,改变学校的发展模式”,这“四个改变”是新教育实验的行动目标。然而,“应试本位的教学观、知识本位的课堂观、分数本位的评价观”像三座大山压在师生的头上,导致“教师苦、学生累、家长急、校长怨”。重建全面、和谐、可持续的教育质量观,可以整合和打通新教育实验各种项目和行动之间的内在联系。我们在关注“学习性质量”的同时,更要重视“发展性质量”和“生命性质量”。

 

相信,是一种力量——深刻认同是开展实验的前提。新教育实验是一个民间自发的教育行动。选择新教育,完全服从于内心的需求,没有外力强加。接纳并融入新教育的前提是“相信”:坚信新教育会给区域教育、学校教育带来全新理念,也相信新教育的力量能根本改变学生、教师和学校。

 

新教育不是教育教学项目的叠加,而是科学的融合;不是增加学校与师生的负担,而是日常教育生活的变革、丰富与提升。

 

让榜样言说,用故事书写。新教育是由鲜活的实践和生动的教育叙事组成的。

 

组建新教育核心团队需要多元、开放,非同质化。根据实验功能,组成不同实验性质的研究团队。这样,区域内的实验老师都能对应找到“自己的组织”。团队让越来越多尺码相同的新教育人汇聚在一起,也影响着一些尺码不同的人。

 

新教育是一个来自民间的“草根”教育改革实验,强调自发、自愿,需要有心之人和有识之士。然而,结构决定性质,谋事在人,成事靠组织。团队、机构、制度……在更长的时间范围里,则更加可靠和重要。

 

从孔子风餐露宿传播儒家文化,到陶行知践行平民教育,中国教育的生命力在于躬身实践。“书斋哲学”“经院研究”不是新教育实验的方向。新教育的发轫是面对当下基础教育的尴尬处境,它来自于教育生活,它的归宿也必然指向教育实践。

 

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生命的价值在哪里?对于这个世界,或许我们真的改变不了什么,每一个人能够改变的只有自己。然而,唤醒一个教师,就唤醒了几十个孩子,唤醒一个校长就唤醒了几百个孩子,唤醒一个局长就唤醒了成千上万的孩子。新教育人所做的一切,每一个具体的孩子在乎,成千上万的家庭在乎。这也许就是新教育人的生命价值之所在吧。就像朱永新老师所说的那样,我们原本卑微,因为新教育,因为一份使命,我们的生命由渺小而庄严,我们的工作由稻粱谋扩充至千古事,我们的世界也由柴米油盐放大到家国天下。

 

(文章转自《卢志文杏坛絮语》2011.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