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州翔宇中学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校报在线 > 文学 >
收藏阳光(138期)
时间: 2016-12-07 15:41 | 来源: 翔宇报编辑部 | 作者: 宗林林 | 责任编辑: 秦昊 | 点击:

 收藏阳光

 
冬日的清寒总让人格外依恋点滴晴暖。一串白里透红散发香味的萝卜干,一朵俏皮善意的微笑,一扇散发暖黄灯光的窗,一床暖和安适地睡在日光下的被子……宛如阳光,倾泻如玉,暖冬,暖心。
 
 
【冬日风味】
 
从前慢
淮安外国语15级16班 周楠
 
记忆中的老家,凌晨时分远处会有鸡的鸣啼,狗的吠叫,偶尔两三只流浪猫爬上了谁家的瓦房,争吵着,打破了清晨的一片安宁。风穿梭在乡村之间,似短笛的尾音,奏响乡村的古朴与幽宁。
村落风暖瓦生烟。
记忆中的冬天,从初冬直到深冬,家家户户都准备着筹办年货,我们当然也不例外。爷爷总是早早地买回来一大块新鲜的猪肉,切成小块,撒上细盐,再在缸底铺一层盐花,把肉铺在上面,再撒一层盐花,再铺上一层肉。盖上缸盖,天晴的时候拿出去晒一晒。这些啊,都是后来姐姐告诉我的,我只记得那肉甚是好吃,只记得在每个下雪的早晨,我会早早地在温暖的被窝中醒来,会兴奋地看窗外的窗花随着阳光打旋,冲到雪地里大喊大叫,会指给大人们看天上飘落下来的片片柔雪,会急于堆上一个小小的雪人而不顾冻得通红的小手,会在久违的日记本里记载这一刻的欣喜若狂。在这之后,阳光慵懒地爬上窗台,猫慵懒地趴在水泥路面上,撷取这一刻温暖。
记忆中的除夕,我蜷缩在西屋床上的被子里,等待着春节晚会的开始,等待着锅中腊肉熟透时散发着阵阵香气。窗外烟花绚烂,无法按捺心中的激动,跳下床,披着大衣走出去,薄雾朦胧,扯着哥哥的衣角让他放烟花。长街黑暗无行人,有的只是这个小村庄上空的星星和阵阵烟花。
午夜时分,煮熟的腊肉拌雪菜总是能得到我们的青睐。抱着一只瓷碗,面前热气腾腾地横躺着一块肉,明明咸的到处找水喝,却怎么也忘不了肉的滋味,脸上满洋溢着阳光的温暖。
再后来,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能和亲人们团聚的机会也越来越少,偶尔在初冬天晴的时候回一次家,远远地就能看见爷爷家那以往用来挂腊肉的绳子空荡荡的,心随之一沉。
又是初冬,遥远的天空泛着丝丝红霞,霜雪弥漫的大地沉浸着缕缕寒气,透过迷雾的间隙,千丝万缕般的光影洒落人间。我幻想着伸出手去想抓住那一缕冬日温暖的阳光,却总是从我指缝中溜走,无影无踪。
 
 
素心饼
淮安曙光初中14级7班 叶孙澜
 
  初冬雨后的清晨,整个世界无边寂静。没有飞鸟声,没有鸟啁啾,安静而柔软。
  走出家门,久违的阳光打在脸上,舒展开在连日阴雨中已经冻结僵硬的骨骼,可不知为何,阳光却洒不到我心底。
  阳光把世界唤醒了,树上还没有落光的叶子,在冬阳下散发出晶莹剔透的绿色的光。又走到了那家小店,那是厂房斜搭出来的一块廊棚,周围单单用砖砌了墙,说不尽的寒酸,却摆放着满满的面条和米,以及晶莹的菜油,满是生活的颜色。
  开店的是一对夫妇,我路过时,女人正在包藕饼,洁白嫩润的藕片,云朵样堆在手边。女人抬头向我笑,憨憨的,亮亮的,让我觉得又亲切、又聪明。她见我脸上不自然的表情,说:“天气难得这么好,啥事不高兴呢?”我低头,无言。女人笑容一暗,放下手头的活,将手在围裙上抹了抹。初冬,人已经显得有些臃肿,她笨拙地穿过板与板之间的空隙,走出来自然地拉我进去坐下,说:“吃一片素心饼吧,暖和暖和。”
  我好奇:“素心饼?”
   “就是这藕饼呀,你看,藕的这一个一个小孔,像不像心?”她拿起一片藕让我看,脸上有孩子般的天真。屋外的天光,在藕饼里浮游,那些小孔,看上去,真的像一颗颗透明的心。
  我拿过那片藕,它似乎把阳光映射进了我的心里。平时的我,心中的负担太多,无边的压力如一层雾,蒙蔽了我的心灵。可此时,这“素心饼”和女人的笑似乎拂去了这片阴霾,我的心灵似乎清明起来。
  男人去酒店送面条回来了。女人连忙去帮男人接筐子,自然地牵上男人冰冷的手,热量和纯纯的爱在他们之间传递,说不尽的默契。油锅里的油温升起来,翠绿的葱花撒下去,爆出香。男人探头来,说:“好香。”女人抬头冲男人笑,应道:“饭就快好了。”
  我被这温情所触动了。转头打量他们的小屋,一条淡蓝色的布帘子搭着,里面做了他们的起居室。切面条的案板占去了屋内大半个地方,局促到转身也难。但装幸福,足够了。
我起身跟他们告别,心变得快乐轻盈。踩着回家路上树的影子,温暖的阳光洒进心间。素心如简,他的笑声,她的笑脸,让一屋子的简陋,变得璀璨华贵。
 
萝卜干
淮安外国语15级9班 邹诗萱
 
初冬,老家总是热闹的。
眼看屋后一小块空地里长的萝卜早已成熟了,几大片青绿色的叶子乖巧地覆在地面上,生机盎然。这时,奶奶总会带着我过去,叫我做个帮手,抓住萝卜,奶奶便用那双老茧横生的手先将萝卜旁的土拔一拔,然后抓住萝卜最底部的茎吃力地拔出来。我跟着学,用不了一时半刻,萝卜就被拔个精光,遂打道回府。
接着便是长时间的忙碌,厨房里先先后后发出了水声,刀切声。可是,一到将要晒萝卜的时候,一切就突然安静下来。奶奶总会拿着穿萝卜的针线一个人在墙角处独自抱怨,先是一只手拈着线头,另一只手将线头搓了搓,放到灯下,举起针,小心翼翼地端着,屏住呼吸,将线头朝针孔塞去。但,错位了,奶奶叹了口气,再接再厉,放下针,重新用手搓了搓线头,再用嘴抿一抿,将线丝拢到一块,又盯碰上看了一下,确认无误,又再次举起针,轻轻喘着气,手在微微颤抖,僵持了一下,再次将针递去。明明是准确无误地刺向针孔,但线头却弯了个腰,弹开了。就这样坚持了几分钟,仍未有个结果,奶奶只好皱着眉,躬着腰,拿着线,无可奈何地请我帮忙。我狡猾的笑着,轻轻一捻一推,线头就乖乖地从针孔另一侧探出脑袋。
“还是你们小人眼神好啊!”奶奶自叹不如道。
“嘻嘻,那当然!”我一脸自豪……
几天后,再回老家,门前的晾衣绳上已经挂满了一串串的小萝卜干,几日的晾晒,已然有些蔫了,不太抬得起头来。可是一阵风吹过,它们便乐了,轻轻打着旋儿,于是晾衣绳也在半空中摇晃。这时,馋嘴的我就会奔到奶奶的跟前,抓着奶奶的袖子不停地摇道:“奶奶,奶奶,门口的萝卜干什么时候能吃啊?”“小馋猫鬼,快了,快了,下次来就能吃了!”
太阳慵懒地倚在云层,只露了大半个脑袋,窗户上也有了一层薄薄的窗花。从某个角度看,金色的光照在淡白色的窗花上,又反射回去,金色耀眼,暖意融融。我用戴着手套的手推开门,一阵暖气扑来,真暖和!取下眼镜,只见周围雾气环绕,好奇,寻去,原来是奶奶在煮粥啊!
半个小时后,小碗小碗的粥便被请上了桌,我立即向奶奶“索要”萝卜干,奶奶从柜子里抱出个小罐子说:“就知道瞒不过你!”打开罐子,夹了几块放入碟中,阳光的斜射下,泛起黄色的光泽,我马上夹了一块,放入嘴中,咬一口,脆脆的,香味淡淡的,又立刻喝了一口粥,却顿时脸色大变“烫,烫死了!”看着碗中的白气,顿时不满。奶奶笑着安慰:“下次别那么急,我帮你吹吹!”于是乎,整个屋子里,都回荡着勺子沿碗底摩擦的轻脆悦耳的声音。
初冬,日渐浓烈的冬意更加艳丽。天空清亮的暖光透彻眼里,直达心底。
 
【街头巷陌】
 
枕日而眠的老人
淮安曙光初中14级7班 孙郡
 
  衣服一件一件添着,阴了半月的天忽然晴了,而我还逗留在阴霾里。
  早晨天还只是泛了日光,就瞧见几个老人在给道路旁的树绕上草绳,这不是件省力的活。两旁的树木粗细不一,数目众多。两人合作,一人扯着一端绳,另一个便从上往下绕,如枯木般的手掌与绳子摩擦,关节处泛白,手臂上似乎都有了冻疮,比常人肿了一圈。老人的手握着草绳,握着树的春日活力。老人兴许已忙活了好一会儿,额上的皱纹里,渗着密密的汗珠,皮肤黝黑里泛出一层红来,像树干边新翻开的泥土。
  一阵寒风吹来,吹得人袖口发了紧,将自己颤颤巍巍的心思掩下。这些老人,在含饴弄孙的年龄出来劳作,让人心生悲悯。
  待到晌午时分,太阳方才刚刚升到半空,我伸出手,阳光便应邀在指尖穿梭,柔柔的,无一丝厚重感。忽然很想出去走走,什么也不做,只是让自己晒晒久违的太阳。
  踱到街后的田地里,听到有戏谱的奏响,向那树迈去。才发现那几个老人,忙完了这街最后的一棵树,竟一齐卧在树下小憩。身侧用收音机播着我未听过的淮剧,传出亢长嘹亮的长调。这是一棵桂木,此时无花只有叶,阳光透过疏密的叶子,一丝一缕萦绕在稀少的白发间。
  老人原先搁置在脸上的帽子歪了,露出半张面庞。还是原先那黑红的皮肤,却是一副安详的神情,半眯着眼,还时不时咂着嘴,断断续续地哼着。阳光落在地上,老人像是在枕着阳光,微微上扬的嘴角流露出他的好心情。
此景此情让我有些惊愕,原先我认为他们是不幸而艰辛的,但现在老人们枕在地上,伴着暖阳入睡,呈现出的是生命的安宁与希望。我也决定从明天起,让心思袒露着,一同晒晒太阳,让自己枕在阳光上,涂绘出明亮的日子。
 
晒被子
淮安外国语15级12班 朱静
 
冬日的阳光不如春日的和煦,她通常与呼啸的风结伴而行。然而冬阳却还是有她独特的韵致,她充盈着人们的欢喜,遍布久违的暖意。那便不能不提晒被子了。
或是因为冷气的侵袭,被子总有一股露重的清寒味道,于是人们总盼着冬阳的出现,好好地晒一晒被子。哪天苍白的太阳出来了,市容便遭了殃,那家家户户姿色各异的棉被迎风飞扬,迫不及待地汲取冬日的阳光,充实着自己。我很喜欢对这些被子指指点点,这家太俗气,那家太单调,或有几家竟是有蜿蜒的地图的,让我笑个不停。阳光下暖和安适地晒着太阳的花花绿绿的各色被子,竟然有一股股热闹的人情味。夜晚钻进被窝时,有一股阳光的味道,好像把冬阳藏进了被子里。
住了校,就没那么多千奇百怪的被子可观赏了,清一色的蓝白条纹,活活套了一件校服上去。同时也没那多心思去指点江山了,唯一的闲暇还是顺着小径慢慢地走,时光慢慢地过,刻意等我似的。我喜欢看学生们手忙脚乱地抱出被子,搭在球门似的衣架上面,使了吃奶的力气去拖那架子,争先恐后的样子活像一群扑腾的鸟儿。我慢慢走着,看见一对伙伴儿一起拖衣架子,老是不得劲,前面的笑骂后面那个蠢,后面的笑着朝前面那个翻白眼,只是默契与温情被衣架纽带般地连起,心里装的是轻松欢愉。那些稚嫩而纯真的情谊,都藏在冬阳里,而冬阳呢,又躲进了被子里。
一床被子,一室和暖。
 
凿开云层的光
淮安曙光初中16级1班 姚芷萱
 
捋起散开的碎发,抬头看了看,微露的朝阳悠然间隐退在灰暗的云层里,天灰蒙蒙,寒冷冷的。但终于告别了持续了两个星期霉气熏蒸的雨天。
历经两个星期的雨天,整个校园坑洼处全是积水,泥土与污水组成了“地雷阵”,若不小心一脚踩上去,裤腿上会溅满泥水。
我小心翼翼地走在学校的路上,来来回回的同学也像我一样,小心翼翼地绕开水坑,在路的边缘蹒跚而行,一不小心,衣服裤脚上就多了几行墨迹。刚走到路边,忽然,从后面冒出三四个男生,他们飞奔而过,嬉笑打闹,肆无忌惮地踩着“地雷阵”。我还未反应过来,身上便连中数弹,只能用纸擦擦布满密密麻麻泥浆的裤子,自认倒霉。
我继续前行,望望天空,阳光总是凿不开那厚厚的云层。这时,一股恶臭从我身后传来,路上又出现一辆蓝色三轮车,原来是学校的垃圾车。我远远躲到路边草坪上,随后小心地用书挡在身前,踏着碎步慢慢向后退去。旁边的同学也纷纷后退,用书或手提包遮住身体。
这俨然成了一幅领导人的阅兵图——两边是站立的士兵,中间让出一条宽道。出人意料的是,原本来势汹汹的垃圾车刚行到人群中间却减了速,像一位步履沉稳的老者,小心翼翼地从人群里的水洼中一颠一簸,缓慢地驶了出去。
车窗内的师傅这时探出头来,古铜色的脸上泛起憨憨的一笑,对大家说:“对不住啦!”
同学们一愣,继而纷纷说“没关系”“没关系”。
垃圾车踉踉跄跄地爬出“地雷区”,蓝色的车身染成了“斑点狗”。师傅再次冲同学们点了点头便加速离去。垃圾车的影子在阳光中慢慢拉长,逐渐模糊。
一缕缕阳光挣脱云层束缚,破茧而出,斜挂在苍松翠柏不凋的枝叶上,我嗅着夹着草木和水气的清新空气,看着那一辆慢慢远去的面包车,内心充满了阵阵暖意。
冬日的阳光包裹了我的全身,一股炙热的暖流环绕着我。我跺跺脚,甩甩手臂,快步走向教室。尽管在寒气逼人的初冬,我的心却已经在暖阳的洗涤中变得更加明澈,带着温暖的初冬享受,安然地起步走向清清浅浅的日子!
 
【情到深处】
 
你是我的太阳
淮安曙光初中14级8班 李茜茜
 
周末,清晨,天刚刚亮。
拉开窗帘,便看到窗户上还未来得及退去的“冰花”,哈一口气,伸出手指,在窗户上写下了两个字:父亲。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我的身上,凉意席满全身,却又带着似有若无的温暖,让人忍不住接近。
打开窗户,便看到父亲推着他的自行车站在楼下,看见我打开了窗户,便招呼道:“嘿,乖女儿,快点下来,你老爸我可是等了你好长时间了呢。”
“老爸,我还没洗漱呢,你再稍微等一下,我马上就下来。”说完便朝卫生间冲去。想着父亲还在楼下等我,洗漱的速度不自觉地加快。

“老爸,我们要快点,不然麦芽糖会被卖光了的。”父亲轻笑着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:“知道啦,小馋猫,那你一会儿可要坐稳了哦。”随即,自行车就动了起来,速度一直在加快。“哦,哦,老爸,你真棒,再快点,再快点!”我笑得眉眼弯弯。

车骑到了一棵梧桐树下,就停下来了。父亲指了指前面卖麦芽糖的店铺,又指了指自行车,对我说:“我就到前面买,你在这边看着自行车,等我回来。”“老爸,知道啦,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你放心啦!”父亲向着人群走去,随即不见了踪影。“唉,老爸还真是年轻,这速度,我都赶不上。”我站在自行车旁感叹道。
没等几分钟,父亲便回来了,手里拿了一袋麦芽糖,太阳还不见得有多大,父亲的额头上却满是汗珠,顺着鼻翼和两鬓的头发,聚集,滴落。然后打开袋子,从里面拿出一块递到我的嘴边:“喏,买回来了,吃吧。”
父亲的声音似被这阳光暖化了,竟让我陶醉其中。我像是没听到一般,怔在了原地——充满尘粒的光束透过梧桐的枝桠,照射在父亲的脸上,我站在树下,观摩着父亲眼角处不知何时纵横出的,细密交错的纹路,看着它们如枯藤一般在父亲的脸上肆意蔓延,就连天庭上也缠绕着几条,渗着银白的发丝,密密匝匝的让我觉得天昏地暗。
突然觉得,父亲逝去的青春就像这些照在父亲身上的阳光一样,什么时候移开的?我不知道,等我发现,已经照在我的身上,无声无息,不留痕迹,却炙热无比。泪一瞬间盈满眼眶,我把父亲放在我嘴边的麦芽糖推到他的嘴边,抬头仰望父亲,尽力克制着自己,故作轻松道:“爸,你先吃,试试看有没有毒。”“你又调皮了。”但并不拒绝,张嘴就吃了下去。
“好啦,小公主,臣已经试过了,无毒,您可以品尝啦。”父亲满脸笑意地看着我,脸上的皱纹一圈一圈漾起了层层涟漪。不知为何,感觉阳光似乎更加刺眼了,照得我愈发觉得温暖。
傍晚时分,要启程返校了。你坚持去送我,你的腰背在不经意间,弯下了,弯下了,就如同一座弯弯的拱桥。阳光稀薄,你渐行渐远,像是不着痕迹地远离我的生命,我伸手,无力,只抓回一手光影。
 
半个橘子
淮安曙光初中14级9班 郑玉佳
 
  梦里的天空很蓝,我就躺在阳光下,你的掌心里。
  沉睡了十几个小时的我终于从梦中醒来了。睁开眼睛,一张面容憔悴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,是妈妈。静夜灯下,我从她的脸上读出了些许沧桑。手术结束以后,我一直躺在床上,不能进食,不能动弹。我转过头,看着窗外:一棵灰色的树,落光了叶子,满地的枯叶在风的鼓动下时而逆风飞舞,时而沉默无言。每一片叶子都如同一个坠落的音符,编织着一首萧瑟的歌。夜,寂如死灰。
  被告知可以进食后,我最想吃的便是橘子。妈妈消失了半天之后,拎来了一大袋黄澄澄的橘子。她坐在我的床边,开始慢慢地剥桔子。她把橘子从中间撕开,一半放在手心里,久久地握着,那半个橘子好似被遗忘了,一直在妈妈的手心里躺着。我一直不解,或许是她忘了,或许是妈妈……真的老了。
  妈妈把我搀下床,去外面晒太阳,晒晒我湿漉漉的心情。我披上厚厚的外套,踱着步子小心地移动。弯着腰,弓着背,好似一个年事已高的老人。阳光就像是约定好似的,在我走出门的刹那扑向我的怀抱。灰暗了许久的心情渐渐明朗了起来。我躺在阳光下,感受着冬日里的温暖,久违的笑容终于漫上了心头。
出院的日期将至,妈妈开始收拾起杂物。我依旧躺在床上,看着她忙忙碌碌的身影,吃着橘子。将橘子掰开,一瓣瓣放进嘴里,妈妈见状,连忙阻止:“我来我来,你别动。”我立刻缴械般地放下手中的橘子。她还是那样,坐在我的床边,撕开一半,一半握在手心里。我打趣地问道:“妈,你是不是……老了?为什么橘子放在手心里,一握就这么久?”她嗔怪道:“妈妈哪里老了!你总是咳嗽,不能吃凉的,我先放在手里捂热了,再给你吃呀!”我一愣,继而傻笑着将一瓣余温尚存的橘子塞进嘴里,心里暖暖的。
掌心的橘子残留着妈妈的体温,连同初冬的暖阳,都被藏在我心里,温暖这个冬季。
 
【文苑撷英】
 
我看到冬日轻浅的阳光跃过窗棂,如一根蜀绣在纱窗内穿梭。我听到水的“咕咚”声,兴奋地来回踱步。我迅速跑到奶奶身边,她揭开锅盖,霎时间,白气携着玉米诱人的清甜弥漫,温暖的感觉包裹着我,藏了奶奶的白发,隐了那眉目间的慈祥。
——淮安外国语15级9班 余杭蔚
 
这干涩而朴实的季节呀,没有任何装点,没有任何夸饰,她就静静地缩在一个角落里,望着来往匆匆的人群,企盼哪怕一眼的施舍。可是,没有。
——监利新教育16级11班 高湛